打開
關閉
當前位置:火爆四肖中特在哪里找 > 凌霄之上

臼姐四肖中特彩票开奖:第六十七章 提線木偶

凌霄之上 | 作者:觀棋 | 更新時間:2019-05-23 14:57:20


(快捷鍵:←) 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 (快捷鍵:→)我要報錯】【 推薦本書
推薦閱讀: 伏天氏 、元尊 、修羅武神 、劍來 、逍遙兵王 、牧神記 、全球高武 、戰神狂飆 、萬古神帝 、重生最強女帝
  丈夫、母親,二選一!

  是讓王雄死,還是讓勝姒死?

  “不!”周天音悲憤的吼叫著。

  周天音驟然看向周共工。

  “爹,那是娘,那是娘,你們在干什么?”周天音對著周共工哭吼著。

  雖然周共工不是周天音生父,但,周天音從來都將周共工當做自己父親的啊,如今,看著母親被挾持,周天音忽然渾身發炸了。

  遙遠處,姬祝融挾持勝姒,此刻哪有昔日的濃情蜜意,有的只是一種冷酷無情,好似等待黑袍人的下令,隨時動手一般。

  四周鳳凰聽候調令,不讓西秦人族強者靠近。

  周共工一邊擋著東秦的強者,一邊也看到了遙遠處的勝姒。

  勝姒被捆縛在柱子上,雙目流露出一股絕望的淚水,那一刻心碎的眼神,不是看周天音,而是看周共工的。

  看到勝姒絕望心碎的眼神,周共工本能的渾身一顫。

  “周天音,你是要勝姒死嗎?”黑袍人居高臨下看著下方阻攔周共工的周天音。

  周天音眼中濕潤,一臉失望和期待的看向周共工。

  周共工激靈了一下,抬頭看向時空通道另一端的黑袍人。

  “爹,你沒說還要劫持勝姒??!”周共工聲音中透著一股顫抖。

  爹?

  周天音忍住淚水驚訝的看向周共工,遙遠處的勝姒也陡然一激靈。

  “勝九天的爹?”天外的大祭司不可思議的驚叫道。

  天下各地,只要看到此處戰場的人,都瞪大了眼睛,包括王忠全、夏司命等人。

  “爹,你說什么?你喊他什么?”周天音驚叫道。

  周共工的爹?周共工什么時候又冒出一個爹來了?

  周共工、姬祝融的父親?不,周共工和姬祝融根本就不是兄弟,當年他們的父親只是一個幌子,只是周共工做的一個局而已。

  那眼前是誰?黑袍人怎么會是周共工的爹?

  “周共工的前身勝九天,勝九天只是化名,他真正名字是姬發!姬發的父親,那個上古周文王,姬昌?”天外吐著血的大祭司驚叫道。

  “姬昌?”周天音也驟然猜到了。

  “不可能,姬昌在上古,就已經死了??!那時候,封神之戰,剛開始,他就死在路上了??!”勝姒在遠處瞪眼道。

  “姬昌只是一個凡人,一個凡人罷了!早就死了??!連封神之戰都只參與了一會,就死了!”南宮浪皺眉不信道。

  “不,是我們都忽略了這個人,姬昌!他真的只是普通凡人嗎?”張濡臉色一變。

  “什么意思?”南宮浪看向張濡。

  “封神之戰,是由上古一眾圣人參與的戰爭,甚至包括當初的鴻鈞道祖,天地眾生都是其棋子,當初元始天尊派遣姜子牙去輔佐姬昌,討伐大商!是確定了姬昌為天命之人??!一個被鴻鈞、元始天尊看好,并且準備大用的天命之人,怎么可能莫名的死去?雖然后來由姬發繼續伐紂,但,姬昌被滿天神佛眷顧的人,是不可能死的??!圣人日夜盯著,他怎么可能死?”張濡瞪眼道。

  “你是說,姬昌當初的死,是故意為之?為了躲避群圣的視線?”南宮浪神色一動。

  “不然呢?天命之人,本該是姬昌,而不是姬發,可這天命之人,怎么會死?還病死了?滿天神佛多少靈丹妙藥,救不了一個凡人?”張濡瞪眼道。

  “姬昌?他只是假死逃遁,躲開滿天神佛的算計?將姬發推倒前臺,代替自己成為天命之人?他卻可以悄悄躲到暗處去?可是,可是姬昌只是一個凡人??!”南宮浪皺眉道。

  “不,姬昌可不僅僅是凡人那么簡單。勝九天憑借一本《周易》,可以將中古攪動的天翻地覆,算到一次次劫難,躲過多次劫難,最終一統天下,非嬴即勝!而勝九天的《周易》哪來的?”張濡看向南宮浪。

  “姬昌!《周易》是姬昌推演創造出來的,然后交給姬發的!姬發憑借一本周易就能如此厲害,那創出《周易》的姬昌,豈不是推算的比勝九天還多?還強?這,這是姬昌?”南宮浪瞪眼看向那黑袍人。

  “根據勝九天的所作所為可以知道,他憑借《周易》,可以推算到一些未來的事情,躲避一次次?;?,那姬昌肯定推算的比他還多,甚至,封神之戰的一切,前因后果甚至未來發生的很多事情,姬昌都推算到了,所以,七圣當年爭鋒,早就被姬昌知道了,甚至,他還可能從中做了一些引導!”張濡臉色難看道。

  此刻,遠處周共工焦急的看向黑袍人姬昌。

  “周共工,誰讓你喊出我來的?”黑袍人姬昌冷聲道。

  “我,可是……,爹,你之前并沒有說要挾持勝姒??!你說殺王雄,我聽你的。我為了不讓你關注勝姒,我都遠離她了,你怎么,你怎么還將她……!”周共工面露一股難受的看向黑袍人姬昌。

  “爹,你,你這些年所為,都是受姬昌控制的?”周天音卻是眼睛一亮。

  這段時間來,周天音一直受著內心的煎熬,父親和夫君之間的生死之仇,讓周天音夾在中央,好不難受,不知如何化解,如今,原來父親都是被逼的?

  “哼,周共工,婦人之仁,一個娼婦,也值得你逆轉心意?鳳凰形的真龍大怨念,你不想要了?”姬昌冷冷的喝道。

  “我……!”周共工臉上露出一股痛苦之色。

  “你說誰是娼婦?”周天音瞪眼怒道。

  姬昌卻不理會周天音,而是看向周共工道:“成大事者,從來不會被女人拖累,周共工,你已經走到今天這一步了,你還想在女人身上栽跟頭嗎?當年,我就是看出你有那不好的苗頭,才故意讓姬祝融得到勝姒,讓你死了這條心的,可你呢?居然還對她念念不忘?周共工,你還真是讓我失望??!”

  “我!”周共工臉上露出一股痛苦之色。

  “因為養了周天音這個女兒,讓你變的優柔寡斷了?哼!”姬昌冷聲道。

  “老賊,是你讓我爹娘不得安寧,是你讓我爹娘一直痛苦的!”周天音憤怒的吼叫著。

  “周共工,還不動手!”姬昌再度冷喝道。

  周共工看了看周天音,眼中一陣變幻。

  “哼,我就知道,你變的越來越優柔寡斷了,讓我好生失望啊,當年百家閣設局王雄一行的時候,你還以勝九天身份,派遣姜尚前去招呼勝李耳,讓他不要傷害姬念念?哼!周共工,從你身上,我看不到當年的雄心了!”姬昌冷聲道。

  “我……!”周共工咬了咬牙。

  “好在,我將你的優柔寡斷,將你的不成器都考慮到了,周天音不需要你來驅趕了,我來趕!”姬昌冷聲道。

  “爹,你……!”周共工擔心道。

  姬昌不理會周共工,而是看向周天音:“周天音,你確定,你要看著勝姒死,而不讓開?”

  母親、夫君,二者選一。

  周天音陷入了一股痛苦之中,眼前的周共工,顯然攝于姬昌的淫威,要讓王雄死。

  可,自己能讓開嗎?

  “不,你不能這么做!”周天音哭著吼道。

  艱難的抉擇,讓周天音不知所措。

  “到現在都不肯讓開,還要用大道之氣拖著王雄,呵,看來王雄在你心里,比勝姒重要了!也對,你和勝姒才認識多長時間,從小她也沒撫養你!你的心態,我也早就推算到了,我自有準備,你可以不在乎勝姒的死活,不知道,你在不在乎姬念念的死活?”姬昌冷聲道。

  “你,你說什么?你對念念做了什么?”周天音驚叫道。

  “出來吧!”姬昌一聲冷喝。

  卻看到,西秦朝都之地,一間大殿轟然爆炸而開,在那煙塵之中,一群黑衣人,手執長劍,形成一個囚籠,將中心一個渾身是血的姬念念困在其中。

  姬念念掙扎之中,面露猙獰之色。

  “念念!”周天音驚叫道。

  “那群十七重的影族?”周共工眼睛一瞪。

  姬念念也被困住了?

  “怎么樣?周天音!一個勝姒的死活,你可以不在乎,如今,再加上一個姬念念呢?都說母子連心。你應該在乎這個兒子吧。你讓不讓開,不讓開,他們一起死!你是要看著親生母親被親生父親殺死,看著兒子被千刀萬剮而死,還是繼續攔著?”姬昌冰冷的聲音傳來。

  周天音忽然間頭皮一陣發麻。

  兒子啊,那是兒子??!

  這姬昌是魔鬼嗎?

  “不,你不能這樣做,你不能這樣做!”周天音痛苦的吼著。

  “不這樣做,你能聽話?哼,不想你母親、兒子死,就立刻讓開,我數到三,你若不讓開,勝姒、姬念念,立刻死!”姬昌冷聲道。

  “爹,不要!”周共工焦急道。

  “閉嘴!成大事者,何惜女人和子嗣?更何況,周天音與姬念念與你也沒有血緣關系。周共工,你越來越不像話了!”姬昌冷聲道。

  “我!”周共工也露出一股痛苦之色。

  “一!”姬昌冷聲道。

  冰冷的聲音,好似傳透盤古世界一般,逼著周天音妥協。

  母親、兒子和夫君,二選一?要誰死,要誰活?這一刻,周天音感覺心力交瘁,一股大痛苦彌漫全身。

  從前世到今世,從穿越上古到如今,周天音從來沒有今日如此恐懼的,這份恐懼讓周天音無比絕望。

  “二!”姬昌聲音傳透天地。

  這一刻,天下的絕世強者,無不深深的記下了這恐怖的姬昌。天外的大祭司渾身一顫,這姬昌可真是個狠人啊,而且將人性玩弄到了極致!

  堂堂勝九天,只是他的提線木偶?不,周天音如今也成了他提線木偶。王雄也是!

  大秦諸君,都被他玩弄在了股掌之間?
凌霄之上最新章節//www.cyvxo.icu/lingxiaozhishang/,歡迎收藏本書!
新書推薦: 次元游歷日記 、問道紅塵 、仙草供應商 、鎮魂碑 、云頂召喚師 、地球第一劍 、lol之電競天王 、少獨行 、亂世婚寵:夫人要逃婚 、武界風云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