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開
關閉
當前位置:火爆四肖中特在哪里找 > 大周王侯

紫薇单双四肖中特115:第一零七五章 東窗有事

大周王侯 | 作者:大蘋果 | 更新時間:2019-05-23 18:05:21


(快捷鍵:←) 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 (快捷鍵:→)我要報錯】【 推薦本書
推薦閱讀: 伏天氏 、元尊 、修羅武神 、劍來 、逍遙兵王 、牧神記 、全球高武 、戰神狂飆 、萬古神帝 、重生最強女帝
  時光匆匆,忽忽已是三月。北方春來遲,三月春寒雖然依舊料峭,但河水在不知不覺之中已經結了凍,空氣中的凌冽之氣也在不知不覺之中變的溫柔如情人的手,吹在臉上也時而溫煦起來。

  某一日,人們忽然發現,汴河兩岸的垂柳似乎在一夜之間變成了淡淡的綠煙之色,這才驚覺春天已經來到。而一旦意識到這一點,天氣也迅速的轉暖,燕子歸來,草長鶯飛,一切變化的都非??燜倨鵠?。

  林家上下過了平靜安詳的一段日子。林覺自任三司使之后,很長一段時間,朝廷和家里都沒出什么大事。春光又至,眾妻妾的心情都很好。每日里相聚閑游,熱熱鬧鬧的倒也沒什么紛爭。而且林家喜訊又至,謝鶯鶯在二月底查出了身孕,林家上下又是一番歡喜。

  方浣秋母女的傷痛也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慢慢的消減。雖然失去親人的痛苦不可能完全消除,但隨著時間的推移,這些都會慢慢轉化為溫馨的回憶,人總是會走出來的。

  三月初的某一天,林覺陪同方師母和浣秋前往城西翠谷掃墓,見方敦孺的墳頭已經長出了一層綠綠的小草,不覺唏噓不已。先生的音容笑貌猶在眼前,但他的墳頭卻已經生出草來了。人生之脆弱,人世之無??杉話?。

  回城的路上,方師母主動談及了林覺和浣秋的婚事,她詢問林覺打算什么時候正式迎娶浣秋進門。林覺自然沒有任何問題,但方浣秋卻說了一番話,讓林覺等人大為驚訝。

  “爹爹去世之后,我常常自責。當初爹爹生前,我自私任性,常惹他生氣。爹爹當初是反對我嫁給師兄的,后來才無奈答應此事。我想,爹爹定然還是覺得我不該嫁給師兄為妾的??墑譴松曳鞘π植患?,便只能違背爹爹的心意了。但我必須為爹爹守孝三年,作為向爹爹的懺悔之意。我希望師兄和娘能夠答應我這件事。此刻成婚,我心中懷有歉意,必不安樂?!?br />
  這番話讓人無法反駁,方師母竭力勸說方浣秋不必如此,告訴她其實方敦孺早已默認了這件事,并不會責怪她,但方浣秋還是不肯相信。林覺卻知道,其實問題的根本還在于方浣秋的內心里的疙瘩,是她自己過不去自己那一關。先生的死對她的打擊超出了他人的想象,所以她便將方敦孺的死歸咎于各種原因,其中也自包括了她曾經違背爹爹的意愿非要跟自己相好的事情。這種負罪感不消除,確實很難徹底的走出來。什么病都好治,唯獨這心中的病是最難治的。

  林覺倒是并不著急,浣秋就在自己身邊,等個三年五年其實都不是問題。但這是浣秋最為青春韶華的三年。守孝三年,意味著這三年時間不能穿花哨的衣裳,不能參與宴飲歡愉之事,要深居簡出,不露笑容。這些是林覺不能接受的。他需要浣秋恢復正常的生活。唯有正常的生活,才能揮去心中的陰影。

  “三年

  太長,我不同意。浣秋,我敬你孝心,但無需這般對待自己。不用給自己框定三年之期。先生泉下有知,必不希望你辜負韶華為他守孝三年的。師母尚在,你若如此,師母何堪?你權孝父之義,豈非是對師母不孝?讓師母為你擔心著急?這樣,守孝一年,以全孝心。一年之后,我要娶你進門。就這么定了?!?br />
  林覺以強勢干預的方式結束了這個小插曲。守孝一年是本分,三年便太過分了。林覺自信能很快讓方浣秋走出來。

  朝廷之中,最近風平浪靜。林覺自己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。呂中天吳春來楊俊等人的安靜,讓人覺得有些不習慣。林覺有時想想,覺得自己是不是神經過敏了,對手的安靜反而成為了自己不安的理由,這是不是有些受虐的傾向。但仔細想想,林覺卻明白,這絕非自己神經過敏,而是因為自己知道,呂中天等人不可能就這么甘拜下風。

  朝中風氣的變化越來越對他們不利,他們的威信也在一天天的喪失。原本強大如斯,容不下異己的他們,怎么可能會平靜接受這樣的局面?再者,皇位的爭奪干系生死,他們有怎么可能會放棄這場角逐,那豈非等于放棄了一切?

  所以,林覺心中給出的答案是,這伙人一定在憋著什么壞水,打著什么鬼主意。但自己并不知道他們要做些什么,這才是林覺覺得難受的地方。當陰謀展現在你面前的時候,反而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你根本不知道這是怎樣的陰謀。就好比你站在夜晚的燈光之下,四面八方的黑暗里強敵環伺。你明知道他們要動手,卻不知對手是從何處攻來,用暗箭還是暗器取你性命。這才是讓人恐懼的。

  林覺不敢有絲毫的掉以輕心,家中眾人出行時嚴密?;さ拿畬游闖廢?,林覺生恐對手會從自己的家人身上下手。林覺也曾冒險和白冰再次潛入吳春來宅邸之中刺探,但終究一無所獲。而吳春來的府邸之中的戒備增加了不少,最近一次差點失手被擒。林覺終于決定放棄這種冒險。倘若真的被擒了,那可真是陰溝里翻船了。

  三月初九,皇宮里的第一批鮮花開了。春光明媚的午后,湯劑滋養的病情已經基本痊愈的郭沖正坐在午后的春光里假寐。鼻子里全是花草的香氣,春陽照得身上暖烘烘的,讓郭沖全身舒泰,幾乎要睡著了。

  就在此時,輕輕的腳步聲將郭沖的美夢驚醒了。郭沖睜眼看時,正看到錢德祿胖胖的身子蹣跚著從假山之側走來,似乎滿臉的焦急。

  “奴婢該死,驚擾皇上歇息了。奴婢該死?!鼻侶揮行┢?,從入口到這里不過三十步,但錢德祿走的很急,肥胖而且蒼老的身子有些吃不消,所以有些氣喘吁吁。

  “朕不是叫你們不要來打攪么?你怎又跑來了?”郭沖不滿的嘟囔道。

  “皇上息怒,是呂宰相楊樞密還有吳副相他們來了,要求見皇上。

  奴婢說了皇上在歇息,他們非要見皇上,說有重要的大事稟報。奴婢不得不來通稟?!鼻侶幻Φ?。

  “哦?”郭沖坐直了身子,皺眉道:“他們一起來了?什么大事?”

  “這個奴婢豈敢問。幾位大人走在廊下候著呢,請皇上示下,要不要見他們?!鼻侶壞?。

  “見,當然見。叫他們來?!憊逭蘇鹿謖酒鶘砝?。

  錢德祿忙轉身而去,不久后引著呂中天楊俊和吳春來等人快步而來。

  “臣等叩見圣上,萬歲萬萬歲!”呂中天等人見到負手站在一片花海之旁的郭沖,忙高呼萬歲跪地行禮。

  郭沖擺手笑道:“平身,不用多禮。宰相和樞密使一起前來見朕這是出了什么大事了么?”

  呂中天等人道謝起身,神情卻有些尷尬的樣子,欲言卻又止。

  “怎么了你們?不是有重要的事要稟報么?怎地都不說話了?”郭沖有些詫異。

  呂中天和楊俊對視一眼,點了點頭,上前躬身道:“皇上,這件事……說是大事,那是天大之事。倘若說不是大事,那也……算不得什么大事。臣等不知該不該稟報皇上??煞襝惹牖噬先乃〕枷虜瘓粗??!?br />
  郭沖更是納悶,皺眉道:“到底是什么事?快說便是。什么不敬之罪?有事說事,干什么吞吞吐吐的?!?br />
  呂中天囁嚅片刻,終于長嘆一聲道:“吳大人,將折子遞上去吧。事已至此,只能稟報皇上,讓皇上知曉了?!?br />
  吳春來嗯了一聲,躬身上前,雙手將一份奏折遞了上去。郭沖皺眉看了他一眼,伸手一把將那奏折奪去,展開來讀了起來。

  三人偷眼看著郭沖的臉色,只見郭沖的臉色從開始的平和安靜一瞬間便變得眉頭緊皺,再下一刻又漲得通紅,下一刻又變得煞白。

  “胡扯,全是胡扯?不可能?這不可能?你們從那里得到這道聽途說的言論的?這樣的話你們也信?胡說八道,朕不信。簡直可惡,你們來便是為了給朕看這個的?一派胡言!”郭沖忽然喝罵連聲,伸手一扔,那奏折嘩啦啦的飛出,在空中展開,像一條白色的飄帶落在一從盛開的月季花上。

  “皇上息怒,皇上息怒!”呂中天楊俊和吳春來趕忙跪地磕頭,連聲說道。

  “你們幾個,身為大周重臣,怎可相信這等無稽之談?你們想要干什么?說!這等假話你們也敢來稟報朕?一個個昏了頭了吧??瓤瓤瓤??!憊遑W約ざ鬧缸湃撕嚷畹?,情緒過于激動之下,很久都沒有咳嗽過的郭沖居然劇烈的咳嗽了起來,像個蝦米一樣的弓了腰。

  “皇上保重身子啊,皇上千萬息怒啊?!甭樂刑旖械?。

  錢德祿快步而來扶住郭沖的身子連聲道:“皇上快請坐下,奴婢給您沏茶。千萬保重身子,不能生氣,不能生氣?!?br />
 ?。ū菊巒輳?
大周王侯最新章節//www.cyvxo.icu/dazhouwanghou/,歡迎收藏本書!
(快捷鍵:←) 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 (快捷鍵:→)
新書推薦: 次元游歷日記 、問道紅塵 、仙草供應商 、鎮魂碑 、云頂召喚師 、地球第一劍 、lol之電競天王 、少獨行 、亂世婚寵:夫人要逃婚 、武界風云傳